共享小说 > 热望 >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偏偏闻邱就是装傻,他见宋宗言没动静,无辜地又重复了一遍:“丁哥说了让我找你背书啊。”还用心地翻好页数,指了指上面一篇全英文的文章,“今天背这篇。”

    宋宗言很想一走了之,可闻邱那么盯着他,他忽然无法直接掉头走人。就在这沉默的半分钟内,闻邱把书塞到他手里,张口便开始背了。

    他的英文发音还不错,记性也好,只是不用功。闻邱学习看人,比如丁晖教的物理,所以他物理成绩向来拔尖。可对待英语和生物就十分放任,如果宋宗言没记错,他这回模考英语才考了73分,满分150。

    闻邱背了两段开始卡壳,断断续续蹦出几个单词后彻底失声了:“你提醒个词。”

    “the,”宋宗言盯着书。

    “……再提醒一个。”

    如此来回三次,宋宗言把书一合:“你背我背?”

    闻邱从善如流:“好好好不用你提醒了。”

    一次让步就会时时让步。宋宗言这回没拒绝他,那之后每晚也都无法再拒绝。闻邱似乎不想碰到秦淼,所以之后每次来背英语前都没再跑去813寝室门口喊人,而是改成了发信息或者在晚自习结束时告知宋宗言他几点会去消防通道。

    宋宗言并没有要与闻邱拉近关系的想法,可闻邱也没其余表现,他真的只是乖乖背书,教人难以先倒打一耙地猜测他是否存了不轨之心。

    春节前几天多数学生无心学习,只盼着高考前最后一个长假。闻邱却坚持每晚去找宋宗言背书,每次都是他主动约,早到一两分钟,才会看见宋宗言出现。他几乎不说额外的话,倒是闻邱,他最近把文章背的滚瓜烂熟,甚至能在其中穿插几句无关痛痒的废话。

    诸如,“晚上食堂的秋葵做的好难吃啊。”“丁哥老婆是不是快生了?”“宋宗言你毛衣上有头发,这么长,不会是你自己的吧?”

    宋宗言每回都是一句话结束聊天:“接着背。”冷酷无情不讲情理。

    闻邱只能撇撇嘴,说好吧好吧。

    今晚宋宗言倒是不同往日的冷淡,闻邱还没开始背书,他忽然说:“换个地方。”

    “怎么?冷吗?”闻邱看他只穿了一件大衣,“这地方背风。”

    冷倒是不冷的,但宋宗言执意要换地方,这条安全出口的楼梯道他们已经在此处待了半个月,没道理宋宗言今晚要换。

    宋宗言见他不走,伸手想拉,但手抬起来后又放下了,改成解释:“秦淼可能会从这儿回宿舍。”

    秦淼夜会女孩子去了。他虽脾气大得很,脸皮长得倒不错,私下有不少女生对他有好感。

    闻邱露出一副恍然的表情,接着肯定道:“他不会从这儿走,秦淼习惯从西边的楼梯上来。”

    宋宗言眼皮上下一翻,看了他一眼。

    闻邱好歹与秦淼当了几年朋友,远比与大部分都不大亲近的宋宗言更了解秦淼,但此时重点不在这儿,闻邱促狭一笑,凑近了一点:“你是怕他看见你跟我在这儿?还是怕他看见我?”

    这两者截然不同。前者是宋宗言在乎自己的“名声”,后者却代表他在乎闻邱与人发生矛盾,或是又被秦淼那般言辞难堪的侮辱一顿。

    闻邱很会把握机会,总爱刁钻的把人往绝境逼——二选一的问题,却暗藏玄机,令宋宗言抿着唇不做声。

    闻邱好整以暇地等待答案,整个人凑得十分近,两人呼吸都快在这寒夜里交融出霜来。手机铃声却在这会儿响起来。